????戚若找到雅达和李管事后就将自己想问的一股脑给问了。

????雅达和李管事面面相觑,还是雅达迟疑着开了口。

????“之前就想同嫂夫人你说了,我朝被奉为战神的最为年轻的国公爷就是叫……祁陌……之前我们还同祁兄玩笑过,可他也不以为意……”

????之后雅达再说了什么戚若却是听不进去了,她摸了摸自己衣袖中藏着的那把匕首,上面还有龙纹,只怕也是御赐的吧。

????不知道为什么,在雅达说出祁陌的名字同我朝的战神——镇国公同名同姓时她内心反倒平静了,好似一切就是这般理所当然、顺理成章。

????可是她却不晓得是该喜还是该忧了。

????他们说可能是皇上想要祁陌的命啊,要是是真的该怎么办啊?

????她忧心忡忡地站了起来,也不跟雅达和李管事打招呼就要往外面去,可还没踏出几步就感觉一阵眩晕,然后脚步一软,直直就要往后栽去,却是被李管事眼疾手快地扶住了。

????雅达见状,忙吩咐站在外面的小厮去寻个大夫来,又找了个丫鬟来服侍戚若,两人这才空闲了下来。

????雅达忧心忡忡道:“唉,祁兄被关押了,嫂夫人整日里这样奔波,身子不得拖垮啊。”

????可不,自从祁陌进了牢房后戚若就没停下来好生吃过一顿饭喝过一口水,不是这边跑就是那边跑的,想尽一切想将祁陌给捞出来,没成想到头来这人身份不俗,怕是不好捞啊。

????雅达虽不算机灵,却也想到这块儿了。

????“若是祁兄真是那位,那……盯着他的人不可谓不多,不就是找一个他犯错的机会么……”

????李管事将雅达抵在自己胸口的折扇压了下去,这才慢悠悠道:“是不好捞。但祁兄要是不似我们看到的这般呢?”

????“年纪轻轻,战无不胜,被奉为战神,你觉着他真有这么简单吗?”李管事若有所思道,“要是他想起这一切了还会任人揉捏吗?或者他从未忘记呢?”

????雅达摸着自己的下颚,皱着眉思量道:“是不简单,这脑子,赚钱忒会赚了。”

????李管事斜了雅达一眼,不欲再同头脑如此简单的他解释,见给戚若把脉的大夫出来了立时迎了上去。

????“大夫,不知里面那位夫人的病况如何?”

????大夫躬身回了一礼,笑眯眯道:“那位夫人的夫君呢?里面那位夫人这是有喜了,一月有余了。”

????两人愕然,还是李管事先反应过来,愈发客气地问道:“还有劳大夫同我们说说需要注意着什么。”

????大夫叹了口气:“这位夫人近日情绪起伏过大,还得好生调养着才是,心情啊,吃食啊,都得注意着,头三月啊最为要紧。”

????大夫又说了些,雅达一脸懵懵然,但还是认真听着,恨不得拿出纸笔来都记着才好,即将当爹的像是他似的。

????可也只有李管事清楚,这不过是雅达看重朋友,还有就是脑子记不住那般多东西看着才傻乎乎的。

????果不其然,将大夫送走后就见他可怜巴巴地回头瞧着李管事,嚷嚷着自己没有记住,没法同祁陌交代。

????李管事再面色不惊的人面对这样的雅达也很是无奈,也不理他,转身吩咐丫鬟去炖汤了。

????可雅达不是个能坐得住的人,得了这天大的消息,他就要拉着李管事去寻祁陌,将此事同他说了。

????还是李管事可靠些,没雅达那般不管不顾,吩咐了院中得力的大丫鬟来戚若面前守着,这才同雅达一起出门了。

????“我媳妇儿有喜了?”祁陌惊喜地从地上蹦了起来,“那我媳妇儿现今在哪儿?没事儿吧?我竟然不是第一个知道我媳妇儿有喜的,不开心!”

????雅达摆摆手,颇为心酸道:“嫂夫人可不好了。”

????祁陌一惊:“哪里不好了?怎么样了?”

????李管事见雅达这副模样怕是说不出好话了,忙止了他的话头,将大夫说的话一字不落地同祁陌再说了一遍。

????雅达不禁夸道:“你真厉害,竟然都记住了,我还一直念着呢,都没记住。”

????说着,他又絮絮叨叨地说起了祁陌:“祁兄,你要有法子还是快点从这牢房里出来吧,这牢饭也不好吃啊。”

????祁陌嗤道:“我要有法子我早出去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都说了是上面的人要搞我。”

????李管事见雅达还要在那里说些有的没的,忙接过了话头:“我朝镇国公的名讳同你一样,感觉年纪应该也差不多,二十二三。”

????祁陌眼神陡然一变,脑子里闪过个画面,不过只一瞬那股奇异的感觉就消失了,半晌,他才沉沉开口道:“我知道了,让我想想吧。”

????在两人到得祁陌住的牢房门口时,他复又开口道:“这几日还得劳烦你们帮着照顾一下我媳妇儿。”

????他见雅达和李管事郑重地点点头,这才直起身抱拳作了个揖。

????戚若醒来后就闹着要出门去找祁陌,被安排来照顾她的大丫鬟给拦下了,又得了自己有了身子的消息,也不敢不管不顾地乱动了。

????她想着自己这日反复折腾,赶忙又问那丫鬟大夫如何说,听得自己只是身子虚弱,孩子还算好,她才微微安下心来。

????这时候,大丫鬟又着人端了吃的上来,戚若本是没甚胃口,可想着自己肚里揣着的那个小的,只好往自己嘴里硬塞。

????甫一吃完饭她就听人说雅达和李管事回来了,就要去见人,没成想两人倒是先来瞧自己了。

????“嫂夫人,我们去瞧过祁兄了,你放心吧,他在里面没事儿的,我们又去打点了一番,那些个衙差不会太过为难他的。”

????雅达细细叮嘱着,是生怕戚若忧心劳神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对戚若有什么不轨之心,只有李管事清楚他心里那些个小九九。

????这不,戚若将将说了一番感谢的话,雅达就接着道:“不用谢我,若是要谢就拿孩子来谢吧!”

????就在戚若惊疑不定之时,却听他又道:“我要当孩子的干爹!”

????戚若微微松了口气:“这孩子有你这样的干爹自也是极好的。”

????雅达听了得意万分,还挑衅地看了眼李管事。

????可人家李管事根本就没心思搭理他。

????雅达颓了,之后也没甚话了,只安慰了戚若几句就回自己屋里去打算洗澡睡觉了。

????不知是不是因着有了身子嗜睡的缘故,戚若本以为自己白日里晕了那般久这时候该睡不着了的,可偏一沾床就睡着了。

????这还不算完,第二日醒来已是日上三竿了。

????她今儿可不敢再耽搁了,收拾好自己就打算再去牢房里瞧瞧祁陌,只是还没走到门口就被李管事和雅达拦下了。

????雅达更是堪比老妈子,直接搬出什么牢房里阴气重,孩子还小,禁不住那些的话来。

????就在几人僵持不下时,却听得一道阔朗又带着笑意的声音自外面响起:“你们堵在门口这是做什么呢?欺负我媳妇儿?”

????戚若见到祁陌,惊喜万分,提着裙摆就向祁陌奔去,是吓得祁陌出了一身冷汗,赶紧将人给抱到了怀里。

????“我的小祖宗诶,你是忘了你现今是个什么身子了吗?”

????戚若没说话,一双纤细的胳膊紧紧圈着祁陌,脸颊在他胸前蹭了蹭,像个小兔子般,惹得祁陌心口一软。

????可不多会儿他就觉着胸前湿漉漉一片,心下一凛,就要将戚若的脸抬起来瞧瞧,可她就是不肯,他也只得作罢。

????“你是要难受死我啊。”

????他这话低低沉沉的,撞进戚若的耳朵,惹得戚若更是难受,这两日来的奔波、惊惧,一股脑地全撒了出来。

????祁陌见人是哭不够了,干脆一把将人拦腰抱起,使了个眼色给李管事,李管事会意,让人带祁陌去戚若昨儿住的那间厢房。

????李管事一回头,就见雅达还要跟着人去,忙伸手一把将他给拉住了。

????雅达不满了:“你放开我,我得去瞧瞧,还要问问祁兄,他是怎么出来的。”

????李管事没说话,用下颚指了指外面,示意雅达自己看。

????雅达一回头,却见外面站着好几个护卫模样的人,全都带着刀,个个孔武有力。他立时吓得不敢再说话,躲到了李管事后面,等着他招待几人。

????祁陌将戚若抱进屋后,哄了好久,终于是将人给哄住了。

????“大夫不是说有了孩子要保持心情舒朗吗?你这样该让我如何是好啊?”祁陌用脸颊蹭了蹭戚若的头顶,“都怪我啊。”

????戚若盯着双红眼睛,湿漉漉地看着祁陌,扯了扯他的衣袖,小小声回道:“不怪你,谁都不怪。你怎么……怎么出来了啊?是没事儿了吗?”

????没事儿了吗?只怕事情才刚刚开始。

????祁陌眸中闪过一丝冷意,不过一瞬又如往昔般爬满柔情。

????“对啊,没事儿了,只是我要去元京了,你愿不愿意跟我去元京啊?”

????戚若的身子僵了僵,半晌,终于缓缓放松了下来:“你是我的夫君,自然是你去哪里我就要跟着去哪里的。”

????说着,她又拿那双哭得红肿的双眼自以为凶狠地瞪着祁陌:“你休想抛下我!”

????祁陌爽朗一笑:“不敢,不敢。”

????戚若也跟着笑了起来,可她分明感觉得到祁陌抱着自己的手臂收得愈发紧了。
????悠哉文学,让心灵去旅行!
????(www.uzwx.com = 悠哉文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