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你信不信我就是在这里把你的脸毁了,汉佛莱家族和比伯家族的人也不敢来找我麻烦?”

????耳边响起简悠带着些慵懒的语调,薇安后背却是一阵阵发凉,因为她听得出来,简悠话里的森冷寒意,穿透耳膜,直达大脑。

????她是认真的,她真的想毁了自己的脸!

????意识到这一点,薇安有些后悔了,后悔不该在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就来招惹这个女人……

????都是马修那个混蛋!

????是他说简悠不过一个普通的千金小姐,只要派几个人过来轻易就能将她制服,到时候李浩归她,简悠归他……只要他们手里握住了简悠的把柄,不怕蒋煦瀚他们不服软。

????结果现在却是她落到了简悠的手里!

????薇安也清醒地知道,简悠说的没错,以简家的势力,再加上蒋家,就算简悠废了自己,汉佛莱家族和比伯家族都不敢说些什么。

????先撩者贱,这个道理谁都懂。

????想通了这一点,薇安连忙抬头,看着简悠放软了声音求饶道:“别……你别伤害我的脸!是马修,都是他让我这么做的!”

????简悠松开她的头发,听了她的话,眼神一点点变冷,“难道那六个人不是你的人?命令不是你亲自下达的?”

????真以为她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千金小姐了?这么点心思,不用伊芙或顾北夜来她都能猜到,这个女人跟马修之间不过就是互惠互利罢了。

????只不过马修比她聪明,没有在明面上出手,而是让薇安当出头鸟,他则是躲在暗处,成功了固然是好,若是失败出了事,那也不会牵扯到他。因为,所有的一切都是薇安做的。

????薇安心里咯噔一下,心知这次怕是没那么容易善了了。

????听简悠的意思,那几个保镖应该就在她手里!

????不等她多想,简悠就伸手抓住了她的脖子,像拎小鸡一样轻轻松松地将她拎到了里间,随手往地上一扔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。

????薇安从没有被这般对待过,身上脖子上疼痛难忍,但心底的屈辱才是最让她难以忍受的,与怒火交织着,让她对马修的不满达到了顶点,只想着一会脱离了简悠的魔爪,一定要回去跟马修好好算算这笔账。

????但念头才刚起,简悠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薇安的心瞬间沉入谷底。

????“汉佛莱夫人,来认认,”简悠站在薇安边上,双手环胸靠在门边,语气风轻云淡的,听不出喜怒,言辞动作间还有一丝懒散,“这些都是你的人吧?”

????薇安艰难地抬起头,视线在触到床上的六人时,整个人僵住。

????床上的六个保镖上半身的衣服扔在了地上,横七竖八躺着,目光又惊又惧,脸上身上看不出伤,但从表情就可以看出,这些人都伤的不轻。

????屋里的空气几乎凝起来,仿佛是个到极限的气球,只要有人稍微一动,就能“砰”地一下炸开。

????那六个保镖恨不得晕过去什么都不知道。

????薇安心底涌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,简悠这个女人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的!

????她到底想干什么?

????李浩跟进来看了看地上的女人,又看了看床上的六个保镖,张了张嘴,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。

????就在其他人胆战心惊的时候,房间里忽然一声低低的轻笑,没什么愉悦感。

????薇安跟六个保镖忍不住看向她,却看到她那双黑漆漆的眸子,还有被微微染红的眼白,都不由自主地抖了抖。

????连笑都显得极其危险。

????“我记得,游轮上有随行的记者,是要及时报导这次豪华旅行的消息的。”简悠语气轻缓地说着,话里的内容却让薇安脸色瞬间煞白一片。

????她……她是想彻底毁了自己!?

????简悠说到记者,屋里床上还有六个男人,就是个傻子都知道简悠是什么意思。

????薇安怕了。

????她之前乱来她丈夫不是不知道,但碍于她身后的比伯家族,加之她玩归玩,却也知道分寸,从没有把柄落于人手,弄得人尽皆知,所以汉佛莱家族的人也没有多说什么,她在家族里地位也不算低。

????但要是今天她和六个保镖在游轮里乱来的消息传了出去,别说汉佛莱家族,就连比伯家族也不会再有她的立足之地!

????“简小姐!”薇安爬到简悠脚边,颤抖着声音哀求,“我知道错了……我不该听信马修的话对你和李先生出手,你就饶过我这一次吧,以后我再也不会和你们作对了,你饶了我吧!”

????简悠挑了挑眉,嘴边泛起一抹嘲讽的笑容。

????到了这一刻,这个女人都还不忘将马修拖下水,意图将所有罪过都推给对方,真是无可救药!

????“如果你真心悔过,干脆地承认自己所犯下的错,说不定我还能大人不记小人过,放你一马。”简悠冷着一张脸,看都不在看薇安一眼,“可惜啊,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????她从来就不是一个会以德报怨的人,薇安这是触及了她的底线,她不可能轻易就饶过她!

????这个女人,不该将主意打到她最重视的人身上的。

????想想,今天也就是因为他们早有防范,若不然,李浩可就要被……她的人她自己都还小心呵护着,这女人竟敢妄想着要去欺负?

????这简直就不可饶恕!

????薇安闻言整颗心都被绝望笼罩住,她伸出手想要去抱住简悠的脚,但对方比她更快,抬起脚步走向外间,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拨了出去,“这边已经准备好了,你们随时可以行动。”

????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简悠点点头,直接挂了电话。

????她没有再说话,也没有往里间看一眼,倚靠在门廊上,垂着眼眸,一手随意地转动着手机。

????薇安只觉浑身冰凉,仿佛浸泡在了冰水中一样。

????她看向依旧站在门边的李浩,爬过去,想要伸手去抓他的脚,但想到还在外头呆着的简悠,又收回了手,抬眸哀切地看着李浩,痛哭着求饶:“李先生,求求你帮我劝劝简小姐,你的话她一定会听……”

????“凭什么?”李浩淡淡地打断她的话,脸上尽是冷然的神色,半分不见怜惜。

????薇安愣了愣,连哭都忘了,木然地看着李浩。

????李浩后退一步,居高临下,“小悠这么做不过是在为我出气,我为什么要去劝她?你有今天不过是自作孽,小悠没做错什么。”

????不作就不会死,薇安这根本就是自找的,怨不得别人。

????说完,他也不管薇安是什么反应,转身走向简悠,停在她身旁,脑袋往下一沉,搁在她的肩头上。

????简悠有些好笑,抬手轻轻在他的头上拍了几下,“不觉得我很恶毒很不近人情吗?”

????对一个女人都能做得这么绝,一出手就要对方身败名裂,这在很多人看来,都是狠毒阴险的做法。

????李浩摇摇头,埋首在她肩窝,双手搂着她的腰,轻声道:“你没做错,是我太没用了,总要你替我收拾残局护着我,对不起。”

????虽然他和简悠交往的时间不长,但喜欢了她这么多年,她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。

????如果今天薇安犯到的只是她,她都不会做得这么绝。但千不该万不该,薇安打的却是他的主意,这是简悠所不能忍的。

????说到底,简悠会这么生气都是因为他。

????因为她在乎他,所以才没办法容忍别人伤害他。

????李浩都明白,所以他才没办法去评判去说她做得狠,他没资格。

????但凡他能再强大一点,这些事都不需要简悠亲自出手,是他没办法保护自己,她才不得不出手的,是他连累了她。

????简悠回抱住他,柔声道:“这有什么好道歉的,你是我的人,护住你是应该的。”

????李浩:“……”

????总觉得角色互换了啊,不过,只要她高兴,这又有什么所谓呢!

????两人抱了好一会儿,简悠突然拍了拍李浩的背,勾唇笑了笑,“好戏要开场了!”

????李浩松开她,屏气凝神,果然听到外面走廊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,听起来人还不少。

????他再一回头,只见简悠已经走向了里间,俯身抓起薇安的脖子将她提溜起来,抬起另一手在薇安身上的一个大穴点了一下,随手往床上一扔。

????“啊——”

????薇安摔在一个男人身上,痛呼一声,眸底满是绝望惊恐。

????此时,简悠已经快步来到李浩身边,拉着他利落地闪身进入外间的卫生间。

????刚关上门,外面的房门就“嘀”的响了一声,房门被推开,一大群记者拿着相机冲入里间,对着床上的七人就是“咔嚓咔嚓”的一通乱照。

????“不!不要拍!”薇安全身麻木,一动不能动,只能凄厉地张口喊道。

????那些记者哪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她,比伯家族的大小姐,汉佛莱家族二把手的夫人,在游轮出轨六个保镖,这可是大新闻,他们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!

????“汉佛莱夫人,你在游轮里做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,你都没有羞耻之心吗?”

????“汉佛莱夫人,你丈夫对你不错,你却背着他偷男人,一偷还是六个,你不觉得自己很恶心吗?”

????“汉佛莱夫人,你这么做,比伯家族的人知道吗?”

????不堪入耳的声音一句一句刺激着薇安,她紧咬着牙,想要起身逃跑,可无论她怎么努力还是一动不能动,只能木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。16

????法医狂妻护娇夫
????悠哉文学,让心灵去旅行!
????(www.uzwx.com = 悠哉文学)